永夜讴歌SL

☆近日深蹲SOT☆
☆巨雷凹凸 亲友不限☆
梦想是参加一次时之歌的线下活动
封面让你们体验一下我的直男拍照技术
(是楚留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抽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抽到赛赛了抽到了抽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抽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一了六一了截止了(……)

异世十五题
双向暗恋
中世纪pa
西幻pa
黑赛x维
维尔哈伦国战
战争/be
校园日常/he
赛科尔·路普同学作死不成反被……x2

感谢爸爸们手下留情,胡子老师你还是欠的最多的一个!!!!没想到吧!!

想……想开个小号专门放画……不然乱七八糟的好难受( )

不多说了(
点文,随意点,前情看我lof
占tag致歉

是这样的
我如果手游抽到赛科尔
一人点文五篇
你们自己,看着办
限定维赛维

有奖竞猜,欢迎欢迎欢迎欢迎欢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知道我那张会有人误认成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冷―cold:(是条咸鱼:

来,有奖竞猜

维赛冰块场:

愚人节活动+福利

冷冷、b猫、页子、永夜、几维、IC

@✨冷―cold:(是条咸鱼@B猫光速爬坑@鹿鸣页子@Hallo?@Clamor_Bamboo@IC
六位老师

按照图的顺序 排 原作者顺序

注:p6临摹

评论答题

答对了的几维老师有神秘礼包送给你哦,猜猜是什么

冰块场人员不可答题

做个调查

!!拉低质量!(。

维赛冰块场:

冰块场的脑丝想要合作出本
想调查一下多少人有意愿要买
目前定下的脑丝有:胡子 @Mrs.Chrono ,几维 @Clamor_Bamboo ,alda @Alda读作奥达 ,阿菀 @阿菀 ,长喑 @Utopian. ,永夜 @Hallo? ,e @SwEEt ,冷冷 @✨冷―cold:(是条咸鱼 ,落书,安歌 @唐安歌 ,狩猎 @吃瓜狩猎🍉 ,卡士,秋白 @□□□ ,b猫 @B猫光速爬坑


评论扣1

对不起p1只是我想皮一下(……
之前的链接翻车了对不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起!!

一个没什么卵用的外貌描写教程

随便写写给自己看着玩的

写外貌,有几个技巧


先一笔带过地形容整体,细细描写局部,一些经常出现的小细节也可以写上,每一大块(如上身,下身等)可以小总结一下,最后再稍微详实一点地写出来整体,会给人比较完整的感觉


相信我,文笔放飞了你的想象力。在一些地方可以联想一下,比如从某个配饰联想到性格、身份、地位、相貌、身材等等似乎毫不相干又有些关系的东西,然后再加以描写,带上各类花里胡哨的形容词修辞手法,这一段质量就会上去一个阶层。


“a把b衬得……”“与c一比,d黯然失色。”
对比衬托用好了有奇效!


要擅长把有一点点关联的东西都揉在一起,这样即使短小也会很精悍。


☆   深亚麻色的短发因为在生死攸关摸爬滚打而扑上了一层灰,即使有洗但过两天还是会脏;长年累月地在风沙中沐浴,全身上下没有不脏的地方,唯有那对和故乡的湖一样蓝的眸子清澈明亮;额前绑着一条束带,上面有着繁杂的花纹。
     一身朴素的服饰。鹅黄的披风与上衣被狂风与野兽撕扯的不像样,身上背着的背包和子弹夹等等一系列携带物挂满了身,走起路来互相碰撞哐啷响。深蓝透墨绿的长裤被用不知名皮革做的宽口短靴扎起,全身上下唯一看得上眼的也就这一双短靴了。

更改前后对比

一件雪白色的衬衫,露出半边香肩,一串精美的项链挂在了她那诱人的脖子上。一条皮质的黑色短裙底下还有一次淡金色的内裙。雪白的大腿被一双半透明的黑色丝袜紧紧包裹,让各位绅士欲罢不能。


一件雪白色的衬衫罩在身上,露出半边香肩,衬的肌肤更显得靓丽。做工精美的项链在她那修长的脖颈上悬着,颗颗圆润的海珍珠似乎也携来了些带有腥咸气息的凉凉海风,温柔地轻拂过面颊,抚慰着你躁动不安的心灵。它们本身就不凡的价值同样也显现出主人身份的显赫。
一条皮质的黑色短裙反射出并不刺眼的光,在它的下面还有一层淡金色的内衬,不让人觉得高调,也不让人觉得平凡寒酸。雪白的大腿被一双半透明的黑色丝袜紧紧包裹,勒出一道道富有弹性的腿部肌肉,可见它们的主人平日对于自身的锻炼没有过丝毫的放松。

!以后另摸索到什么还会进行多次修改!

【维赛维】七日冷战

☆你们的修仙写手永夜又来啦!
☆烂尾ooc就是我

DAY1
     如果拨开无数熙攘人流,漫步过各个街头,迈步走进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你或许能在某个光线昏暗的小巷里看到一个蓝发的男人……或许说青年更准确?
     他靠在铺满潮湿阴苔的砖墙上,嘴里狠狠地咬着一块无辜的面包,直到将它彻底吞吃入腹。
     “……不过是什么维鲁特,本少爷何必要挂在他身上不放……”
     仔细听,还能听见些什么若隐若现的低语,虽然能大概听出一直有喊某个人的名字,但那咬牙切齿的语气真的无法让人联想到什么“恩爱夫妻”的字眼。闭上眼,耳边还萦绕着对厚实墙壁拳打脚踢的声响……这位学长可真是吓人,果然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好。

DAY 2
     “维鲁特,我饿……”赛科尔搭在身上的军校校服被他粗暴地扯下来扔在宿舍的床铺上,踹开门张嘴便下意识地喊出一些熟悉的字眼。待反应过来后声音又像突然掐了声戛然而止,似是台老旧的留声机又出了什么毛病。
     “……喂,维鲁特。”赛科尔扬起脖颈,眯着双蓝亮的眼,用略带厌烦的眼神盯着维鲁特身侧的电脑桌,“食堂关门了没?”
     维鲁特搁下手里的书,淡淡地斜睨了赛科尔一眼,直到盯的赛科尔浑身发毛才将视线收回,又专注于他手上的那本书,不时还在字里行间圈点批注,写一句小字,画几点星号,但就是不愿多看赛科尔一眼,也不回答他的问题,紧闭着口,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吐。
     就这么被暗里嘲讽了一次,按着赛科尔的脾气自然是很不服气,盘算着怎么扳回一局,但又无话可说。最后只好自己去了食堂,正巧还没下班,也不知道为什么,坐着自己用餐或是打打闹闹大声喧哗的同学都静了下来,大概也发现了校里恶名昭彰的“害群之马”心情极差。
     打了饭,赛科尔烦躁地踢了踢桌子腿,满脑子只想着维鲁特盯着他的眼神。
     厌恶?厌恶到不想与自己多说一句话?恶心?令人作呕到看都不想看我一眼?或是还掺杂了许多其他的什么情绪?
     嘛,也无所谓了,反正我们现在貌合神离的这破样离分手也不远了吧。
     赛科尔自暴自弃地如此想道。

DAY3
     今天是那个傻子第三天臭着一张脸。
     这次是第一次正式确定情侣关系后吵这么凶还没有人道歉。
     “同学们请注意,这个握枪姿势是错误的……”
     教官的指点第一次让人觉得像蚊蝇在耳旁不断嗡鸣一样刺耳难听。
     维鲁特微拧着眉头,盯着那个空缺的位置出神。
     “维鲁特·克洛诺!”
     “教官,在!”
     维鲁特连忙应道,站的笔直。他可以感觉到,在聚焦在他身上从各处射过来的视线中,有一束格外炽热,几乎要把他刺穿、直直落在滚烫到快要渗出油水的硅胶操场上。
    “一个自由发挥的问题,当己方派去深藏敌营的情报员失去联系……”
    “我方将不惜一切救回。”
     似乎黑暗中多了一抹光彩,维鲁特的声音在偌大的操场上回响。
     ——以稳军心。
     这四个字终还是没有从牙关间蹦出来。

DAY4
     赛科尔有些犹豫。
     虽说吵架已经吵了不止一两天了,但这次好像有点严重。
     “不就是前两天任务多在外面多抹了几个人的脖子……这么大动干戈的干什么,搞得好像是本少爷害死了一队的人……”
     赛科尔坐在学院外的一片湖岸边,郁郁葱葱的人工栽种翠竹投下了一簇一丛的凉荫,罩住了他的身形。
     抬头,剔透光滑如艾格尼萨冰面的青空反射着千万丝缕的阳光,头顶不时掠过几只不懂事的小灰雀,还有一只停在了自己的肩上,鸟羽轻扫侧颊,数声清鸣落在湖面上打转,唤来了灼热的微风拂面,发丝间另带了些湿意。
     “……不过是什么维鲁特。”
     一枝草叶从细长的指间滑下,左晃右荡地带起了几道微不起眼但又突兀非常的涟漪后沉入死水深潭。

DAY5
     “……驻弗尔萨瑞斯第二连营、第六连营、第七连营、第十三连营遭到不明突袭,伤亡惨重,目前无法得知详细死伤数目,已知情报为本次突袭是从后方军粮库切入进攻……”
     带有电流杂音的机械女声在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的每一处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在耳边炸开,提醒着学院里的学员们——
     这是一次危险指数已达到SS级且奖励丰厚的高等级任务。
     同样是一次高二至高三全体学员必须参加的紧急任务。
     赛科尔靠在供自己休息的上铺,半眯着眼,微愠地咋舌,埋怨着这次任务来的突然。
     “怎么明天早上四点就要集合,那几个连营营长是猪吗,单是这么几个兵都管不好还当什么指挥官……”音节急促地蹦出,赛科尔翘着二郎腿,肆意嚣张地谩骂那几个已经忙的焦头烂额的营长。
     整栋宿舍楼的灯早已熄了,捧起卧在身侧的银白闹钟,上面的时针指向了闪着猩红的光的“12”。
     “十二点,该睡觉了,早点睡。还有,这样对眼睛不好。”
     忍住喷薄欲出的情感,没有高低起伏的僵硬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句中没有针对谁的亲昵称呼,也没有生疏的“你”,但这句话明显是针对下铺还在举着从楻国运来的蜡烛认真复习的少年所说。
     紧接着就是轻不可闻的呼气声,揉灭了最后一丝光亮。缕缕白烟随着被褥的摩擦声飘起。
     赛科尔嗅着熏人的一股油烟味,沉入了梦乡。
     他在梦里,梦到了弹幕四射和空投的炸弹,以及,一片断壁残垣。

DAY6
     扰人清梦的金属撞击声携着塔帕兹的第一束阳光来临。
     活动了一下臂膀,一撑床铺坐直了腰身,开始洗漱更衣。
   
     “……35号,赛科尔·路普!”
     “到。”
     因为一到弗尔萨瑞斯就要横插一脚参与战争,已经换上夜行衣的赛科尔打了个冷颤,这紧身衣在微凉的早晨还是保不了暖,于是就敷衍地回应了教官的点名。
     “怎么到你这儿就有气无力的,打起精神来!下一个,36号,维鲁特·克洛诺!”
     “长官,到!”维鲁特看了他一眼,脱下御寒的外套披在了他身上,“下次别忘了带外套。”
     赛科尔一愣,抿住嘴唇,最后依然没说出什么感谢的话,只是紧了紧略显宽大的外套。
     “瞧瞧人家多有年轻人的朝气,37号,亚登·罗森!”
     脸上已经有明显皱纹的教官满意地点了点头,盯着手中群蚁排衙的花名册继续清点到场人数。
     “38号……”
     “39……”
     “……”
   
     迎接众位国立军事学院的在校生们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
     被冲击力卷起的风沙夹杂着漆黑弹片向这架刚闪躲过致命攻击的直升机袭来,剐蹭掉不少涂抹在机身的迷彩颜料,发出尖锐的撞击声,听着让人牙齿发酸。
     维鲁特正试图透过厚实的单向玻璃眺望到了远处的军营,在某一瞬间捕捉到金属制炮管反射出的灼烫白线。
     “拔高!避开那座沙丘!”
     维鲁特向驾驶员大吼,机身猛地上升。不过一秒,巨大的轰鸣在机身下方响起,气浪险些要掀翻这架直升机,它像一只在沙尘暴中沦陷的蜈蚣一样苟延残喘地逃过了一劫。
     乘坐飞机的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接下来随时有可能发生的危险不禁又对这片区域拉起了警戒线。
   
      最终这架直升机还是没能安全到达营地,它在一片还能接受到信号的沙地迫降。
      太阳挂在天上,散发出惊人的热量,滚烫的沙砾堆积在一起,烘烤着踏着它徒步行走的少年们。
      赛科尔咽下了一口没什么分量的唾沫,把手里抢回的一壶清水攥得更紧了些。这时可以补充水分的资源珍贵至极,哪怕是楻国苦涩的茶水、艾格尼萨的冰川雪河消融化出的冰水混合物,那可都是被祝福过的、能救人一命的圣泉。
      维鲁特拖着一箱笨重的军火跟在赛科尔的身后,看见他的小动作,只说了句:“渴了就喝。”
     “渴了就喝?我喝了你怎么办?等着渴死?现在离营地还很远!”赛科尔忍不住带了些质问的语气呵斥,见他又没什么反应干脆把水扔给他,但又偏着头不想去看维鲁特,“你不渴的话你能考个不及格,你必须给本少爷我喝。”
     接过丢来的水,凝视着赛科尔被汗液打湿的后背,最后拧开壶盖小心翼翼地向嘴里灌了点。将水壶背在身上,每跨出一步好像都给了下一次跨出力气。
     “活到返程,下属对指挥官的第一道指令。”

DAY7
      在听到自己是值后半夜的夜班时,赛科尔并没有透露出很强烈的抗拒,反而是怡然自得地接受了下来。
     前半夜睡得还算踏实,让人不能忍受的独有冰冷刺骨的凛冽寒风。在赛科尔的暗中坚持下,最终他和维鲁特还是分配到了同一个帐篷里。两人依偎在一起,企图从对方的身上获得即使只有一点点的热量。
      蹑手蹑脚的西国士兵刚钻进帐篷就被二人发现,在告知他们自己意图时才如释重负般离开了帐篷。
赛科尔伏在维鲁特耳边,用微弱的气音通知他:“我去值班了,你继续睡,到时候会有人叫你。”
     说罢,赛科尔穿上了之前维鲁特给他的外套,收拾起长短刺就在指定地点巡视。
手已经冻得快没有知觉,握着长短刺的指尖已经开始发麻。摩挲刺柄,有几乎不可感知到的触感刺激着脑补神经,刮得耳廓通红 也不知是因为冷的还是吹的。
黑幕中低垂着星河,星汉灿烂,为漆黑的夜添了不少姿色。

     一早醒来,昏黄的天催促着某一个身处茫茫大漠的旅人举起兵刃枪械向上天鸣不平。
     赛科尔强忍睡意,熬过了半个晚上。
     昨晚是他负责值班,前半夜是另一个不怎么熟悉的高三学生。
     在被通知换班时,赛科尔溜回营地,真是倒头就睡,枕头一碰后脑勺就听见了平稳的呼吸声。
维鲁特帮他盖好被子,低声道:
     “这趟弗尔萨瑞斯之行,若是能安稳回去,可算是圆了你周游维尔哈伦大陆的梦。”
     “也圆了你和我一起在弗尔萨瑞斯一起使用最先进装备和仇敌打仗的愿望。”
     在维鲁特转身离开的后一刻,并没有听到这句难得放缓柔和语气的话。
     “不过是什么维鲁特,吵个架而已,非要这么冷冰冰的。”
     蓝发青年的嘴角上扬,无声地笑了出来。

感谢每个点进来的小天使
更感谢每个看到结尾的勇士(x